台灣的「國語」怎麼來的?

說到我們現在的「國語」,大家應該都知道是中華民國政府在20世紀初制定的,但國語究竟是不是當時的「北京話」?聽說當時開了一個會,選擇國語該是哪個語言,廣東話以兩票之差輸給北京話,我們差一點就要以廣東話為國語,這又是真的嗎?

語言學家的祕密武器-IPA

大家不知道曾不曾想過,在沒有錄音設備的過去,語言學家要怎麼「記下」語言真實的發音呢?

學外語就要到外國學?-談自然習得環境

我們在生活當中,常可以聽到身邊的親朋好友說道:「學英文最快的方法就是丟到美國去。」真的無論在台灣怎麼學、總是會輸給去國外留學過的人嗎?

歐語裡的性別?

昨天跟教授們討論到日耳曼語系一些現象,不知何時場上突然出現「藝妓」,我傻勁十足地附和著:「對對,德文裡面"die Geisha"(陰性冠詞+藝妓) 也有念/ai/和念/ei/的兩派。」隨即而來的問題是,「為什麼你選擇用陰性?」

歐洲語言中的性別到底是怎麼回事?

真的有「語言癌」?

最近一打開臉書就被所謂語言癌的文章洗版,我們的語言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套「規範」呢?

我們怎麼學外語?-Krashen 的五個假說 (Monitor Theory)

  人們究竟是怎麼學習第二語言,這是個直至今日都還在語言學界及語言教育界爭論不休的議題。不過,在諸多理論中,有一些較為代表性的理論,還是可以介紹給大家。今天要介紹的就是 Stephen Krashen的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