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很多語言有聲調嗎?

「媽」、「麻」、「馬」、「罵」,華語當中基本上有四個聲調,對於閱讀這篇文章的許多讀者而言,並不陌生。除了華語外,漢語各語言也多有聲調,粵語有九個聲調,台灣客家語有六個聲調,台灣閩南語則有七個聲調。而我們也知道,英文沒有我們習慣的聲調,所以非母語者在學習以上的聲調語言時,常會遇到很大的困難。所謂的聲調,到底是什麼?有很多語言有嗎?

我們的語言,在一個「音」的表現上,可分為幾個部分:一是子音,例如華語的「筆」和「痞」就是子音的不同。一是母音,例如「筆」和「補」的母音不同。世界上的所有語言,都有子音和母音。

而我們判斷一個語言有多少個子音或母音,語言學上通常利用兩個音之間「辨義與否」來判斷。例如,「筆」和「痞」在國際音標上都是[p]的音,差別在於前者不送氣,後者送氣,這兩個音在華語、韓語、客語、台語等等語言裡頭,都會造成意義上的不同。「筆」不於「痞」、「補」不等於「普」。不過,在另一些語言中,這兩個子音並無法造成意義上的區別,如法語。

當我們知道「補」不等於「普」,我們還可以繼續探測「普」等不等於「母」,如果會造成意義不同,那麼就是不同的音;如果不會,可能就只是隨著發音的環境些微不一樣而已。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知道一一計算某個語言裡,有多少個音。

而除了子音和母音,我們的聲帶還可以提供不同的音高,如果在一個語言當中,詞語是會因為音高不同而造成不同意思,一般就稱它為聲調語言。例如文章起始的「媽」、「麻」、「馬」、「罵」,其最主要的差異,就是音高不同。

華語「媽」「麻」「馬」「罵」的聲圖,紅線為音高。


又例如在台灣閩南語中,同一個/to/的發音,會因為音高的不同,有不同的意思,維持高音的是「刀」,大幅度的下降調是「島」,由較低的音高往下降是「倒」,上昇(如華語的2聲)是「逃」,而維持中音則是「道」。粵語中,/yau/也依賴著音高,而有著擔憂、又、油、有…等不同的意義。同樣的現象,在客語、馬祖語也都可看見。

這些「聲調語言」中,用以辨別意義的音高,一般就是我們所稱的「聲調」。描述聲調時,一般會提及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聲調的「形狀」,是平的、上昇、或是下降。第二部分則是音高高度,是低的、高的、或介於低高中間。

有趣的是,無論是聲調語言的使用者,或是語言中沒有聲調的使用者,都有一種「聲調語言很少見」的偏見。事實上,聲調語言比我們想像中的多,除了大家熟悉的上述語言及漢語各語言外,藏語拉蕯方言、緬甸語、瑞典語、約魯巴語(西非)、泰語、越南語……,還有許多南亞、美洲、非洲的語言都是聲調語言,版圖相當宏闊。

非洲及中美洲皆有許多聲調語言,如西非的約魯巴語和伊博語皆是,兩個語言皆有上千萬的使用者,例如在約魯巴語中,有三個基本聲調,分別是高調、中調、低調。而伊博語則主要有兩種。

台語說的「講話敢若咧唱歌」(講話像在唱歌)真是對聲調語言貼切的描述。

聽起來粵語和台語等語言,聲調好像非常複雜。又是九個又是七八個(怎麼有種較勁的火藥味…),這主要是因為在漢語各語言當中,受到傳統的聲調分類影響,把子音結尾的入聲,獨立算為不同聲調。不過這些入聲字和非入聲字的差別,並不是純以音高決定,而還牽涉到音節構造的不同。以(混合腔)台語為例,某個子音和母音的組合(如:/si/),所承載的聲調最多就是五種,除非加上子音,但加了子音後只會有兩種聲調,無法達到七種。粵語也相同。

日語、琉球語和韓國南部的韓語慶尚道方言,是比較棘手的例子。與以上的聲調語言一樣,在這些語言中,也有利用音高來辨別意義的「聲調」,例如日語東京方言中有高調與低調,高調的位置會影響詞的意義,/ame/的/a/高是「雨」,/me/高則是「糖果」;另一方面,韓語大多數方言並沒有以聲調辨義的現象,不過在南部的慶尚道方言,則有與日語類似的現象。

在這些語言的研究中,一般將其稱為「高低重音」(pitch accent)。不過如果我們把聲調定義為「以音高辨義」,那麼日語理當入聲調語言,也因而有一些研究者,認為不需特別區分出高低重音。

不過,即便一個語言不是聲調語言,並不代表這個語言講起來就會是平板無起伏,許多語言有習慣的重音模式,例如每個字的倒數第二個音節都念得高一些,或者每個字的最後都念得高一些等等,台灣的南島語言,多半屬於這類,這些語言中只是不使用聲調來辨義,但詞語或句子中還是有規則的音高分布。

而至於常常聽到的英語「重音」(stress),則比聲調複雜一些。在英語及其他的重音語言中,所謂「重音」的部分並不只是音高的高低,強度、母音的長度、母音的質量都會受到影響。英語中的音高主要用在語調,同樣的句子,不同的音高會有不同的語氣,不過僅止於語氣的不同,語意的內容並不會改變,所以我們一般不把英語歸在聲調語言。

無論是高低重音、聲調,和重音,都是利用子音和母音以外的方式,這些在語言學上統稱做「超音段」。一個語言可能只用音高,或者同時使用音高、強度(響度)等等,也因此要完全區分開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現代世界裡,幾個較強勢的歐洲語言,都恰巧不是既定印象中的「聲調語言」。或許因為這樣,總讓我們有種聲調語言很少見的錯覺。不過在真實的語言世界裡,聲調語言相當多樣而豐富,「講話若咧唱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