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變化會從哪部分先變?

我們知道語言總是一直在變化,但是每個變化總是會有個開始,語言變化是隨機的嗎?或者會有其先後順序呢?

瑞典語的聲調是怎麼一回事?

前一篇文章提到瑞典語也有聲調,很快的在麻瓜的臉書專頁裡,就得到一些讀者「不可思議」的回饋,因此小小整理一下瑞典語與聲調有關的一些現象。

世界上有很多語言有聲調嗎?

「媽」、「麻」、「馬」、「罵」,華語當中基本上有四個聲調,對於閱讀這篇文章的許多讀者而言,並不陌生。除了華語外,漢語各語言也多有聲調,粵語有九個聲調,台灣客家語有六個聲調,台灣閩南語則有七個聲調。而我們也知道,英文沒有我們習慣的聲調,所以非母語者在學習以上的聲調語言時,常會遇到很大的困難。所謂的聲調,到底是什麼?有很多語言有嗎?

語言汪洋中的語言孤島

世界的語言如果是一片汪洋,那麼這片海洋上有孤島,也不是件令人意外的事。地球上的孤島,還讓人比較摸得著頭緒。不過語言為什麼也會有「孤島」呢?

入境異星的人:語言學家究竟都在忙什麼?

電影《異星入境》當中,身為語言學家的主角專業分析外星語言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這部電影也讓在台灣一直以來處於小眾的語言學群體,得到了一些注意。現實中的語言學家,又通常在做些什麼呢?

為什麼泰語的數字聽起來像台語?

讀者來信:
「我正在學泰語,學數字的時候覺得聽起來很像台語的數字,泰語和台語是親戚嗎?」

要是語言裡沒有「左」和「右」,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我是左撇子」、「我放在進門右手邊的位置」、「直走左轉就到了」。我們的生活中充斥著方向的指示詞,特別是「左」和「右」,彷彿對於左右的區分與生俱來。要是我們的語言沒有了「左」和「右」的區分,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北京話跟希伯來語真有關係?

最近朋友寄來了一篇文章,標題很聳動的說北京話裡有希伯來語,還說是學者考據的。說「胡同」是希伯來語 Hoot,「丫頭」是希語Yaldah,「甭」是Bal;「捻兒」(北京話中為燈芯之意)為Niyr,發音一模一樣。


金門、馬祖、烏坵講什麼語言?

昔日的戰地,今日成了觀光勝地。雖然軍隊仍在,但近年來也愈來愈多遊客,來到金門或馬祖觀光。不過,金門、馬祖,以及中間的烏坵,又講什麼語言呢?

他的母語是手語-手語的五四三

手語,對許多人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無比的一項語言。既然手語也是「語」,自然也就在語言學的研究範疇,許多地方也有專門研究手語的學會組職。不過讓人好奇的是,手語可以成為某個人的「母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