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發展與障礙 (二)-聽到孩子叫「媽媽」的那刻:喃語及始語

讀一些「偉人」的傳記時,時常會發現這些偉人們,都有我們常人所不及的語言能力。例如司馬中原,傳說他在中國江蘇省淮陰縣出生時就能夠說話,要是叫叫父母也就算了,他竟然跟爸媽說,他其實原本是一名童養媳,因為婆媳問題上吊自盡云云。在科學上這件事有些難以想像,或者也許這本來就不該以科學解釋,因此我們先把這件事擱下,究竟我們從出生那刻開始,語言是怎麼發展的呢?


(點此 收聽麻瓜錄製的有聲版廣播)


在我們的印象中,小嬰兒似乎自然而然就能學會說話。不過,並不是每個孩子都能在某個時機點自然而然開始「說話」,語言學家觀察出,有許多因素會影響嬰幼兒學習語言的能力。看似簡單的「說話」,牽涉到相當複雜的神經及肌肉協調,語言能力和許多外在「動作」一起發展,如一般嬰幼兒在六個月學會獨立坐起,這個時間點恰巧也是幼兒「喃語期」的時期;而滿周歲時,嬰幼兒學會站立,也恰巧是在語言上進入「始語期」的時期。


好像自某一天起,孩子就學會說話了?
(圖片來源:http://www.babyknowledge.co.uk/)


所謂的「喃語」,是嬰兒試著發聲的階段,並沒有語言上的意義。這個時期的嬰兒,會試著用自己的舌頭、嘴唇、喉嚨,發出各式各樣的聲音或模仿外在的聲音。嬰兒通常在獨處時進行喃語,一旦有人和他說話,或感受到其他聲音刺激,嬰兒的注意力便會被吸引並停止喃語。喃語對嬰兒來說,還有一樂趣是「聽自己的聲音」,因此在喃語期若嬰兒的聽力受到損害,減少嬰兒喃語的動機,語言發展就可能受到影響。臨床上,我們可以讓聽障嬰兒照鏡子,透過視覺的刺激引發嬰幼兒進行喃語。

約到了嬰兒學會獨立坐起的六個月大,喃語也會從自言自語轉變為與外在溝通,這時候的嬰兒開始用聲音試著回答其他聲音,儘管這種聲音仍是隨機發話,很可能對於同一個問題,嬰兒每次都有不同的回答,但他們已懂得將語言做為社會性的溝通手段。

至於「始語」,則是指嬰幼兒發出第一個詞的現象,通常約在嬰幼兒九到十八個月間發生,始語出現的早晚一般認為並不會影響到幼兒的語言能力,有些幼兒雖然始語出現得較晚,但一開始說便能同時使用多個詞語,因此只要沒有明顯遲緩,都屬於正常範圍,父母不需要過度擔心。

喃語和始語看起來與我們成人的語言並不相關,但實則不然。喃語和始語的一些特徵也部分影響了我們所熟悉的語言-例如,在許多語言中,「父親」、「母親」等基本詞語多是對嬰兒而言是相對好發的聲音,例如母音或唇音(b, p, m) 起始的音節。當嬰兒在喃語或始語期發出「呀…巴…巴…媽…」的聲音時,父母便會將其投射為「孩子在叫我」,並給予嬰兒正向回饋,而嬰幼兒受到父母的稱讚,說話行為頻率也會增加。

父母和孩子的互動有助於語言發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現代華語的「母」即保留了唇音,而「父」在古代漢語也是唇音,在多次語言系統性變化後「父」變為輕唇音/f/,但孩子初始的聲音並不會被歷史的音韻變化所影響,因而我們使用「爸」來記述這個我們所投射、孩子叫父親的聲音。類似的現象在許多語言都可見到-古印歐語的「父親」一詞以唇音/p/起始,然而在一些語言中因為多次系統性變化,唇音後退變成唇齒音/f/,如英語(father)、德語(Vater)、丹麥語(far)……等日耳曼語族,但在這些語言裡頭,也仍存在/papa/、/mama/形式;同樣地,但現代日語中,媽媽稱為「はは/haha/」,然而在還沒有發生ha行轉呼音現象之前的上古日語,は念為/pa/,也是唇音為始。而在台灣的現代各南島語中,「爸爸」也是含有唇音的音節-布農語 tama、賽夏語 yaba、邵語 aba、卡那卡那富語的 cuma等等。

雖然我們最終不像司馬中原一樣一出生就說得一口流利的語言,不過隨著生理的發展,今天我們多數人仍可以自在地使用語言。到這裡而止,我們一起看了孩子的語言表現,那麼究竟我們腦子裡又是怎麼學習語言?要是我們小時候每天持續聽二十種語言,是不是就真的得到二十個母語呢?關於語言學習的內在機制,我們下次再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