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字和繁體字、拼音文字哪個最好?

今日讀到一篇文章,談漢字的「簡化」與「活化」,說簡體字進步、拼音文字更進步。漢字簡不簡化、該不該廢,在各個(曾)用漢字的文化都曾被大幅討論過,也是一個很好的議題。

該文章裡主要的論點如下:漢字需簡化-特別是繁體字,難學難寫。該文作者提及能讀懂五百年一千年的文章,是「沒進步」的證據。另外也針對漢字「造字規則多、不照聲韻」來批評漢字。最後提到五四中的「廢除漢字、全面拼音化」的意見。至於漢字活化的部分,則談到中文沒有文法,應照西式語法或日式語法。

回應這篇文章有些困難,原因在於裡面含有錯誤的資訊及前提,在此舉幾個較簡單可說明的。

首先,看懂五百一千年前的作品,並不能表示該文化進步或不進步。基本上,五百年一千年這種時間跨度的語言變化相當劇烈,舉現今的中文使用者為例,若能「看懂」一千年前的文言文,並不是因為他的文字語言跟一千年前一樣,而是因為他受過教育。英語使用者受過教育的人也能讀懂五百一千年前的作品,日語使用者、韓語使用者同樣可以。反言之,讀不懂並不是因為「文字系統不一樣」,而是因為語言已經過變化。事實上,大規模更改文字系統的地方並不很多。

再者,作者提到中文使用者無法解析聲韻這點,「沒能理出一個完整的系統」、「只能無窮無盡一直造字」,恐怕又是資訊錯誤。

其一,以語言學定義而言,漢字並不是表意文字(若有興趣可參見拙作漢字表意不表意),現今的漢字形聲字佔最大比例,真正的象形指事文字非常稀少。所謂形聲字,便是以「音」為主,以音符搭配代表意義的意符組成。漢字是一種「音節形態素文字」,也可說是一種「語素文字」,音韻上而言一個字的界限是一個完整的「音節」,這跟漢語族各語言音韻構造其實有相當大的關係。拉丁文字是音素文字,一個字代表一個「音素」。而日語假名一字則代表一個心理拍(mora),這也是為什麼在日語歌曲中特殊拍(如ん、っ、長音)仍會持續一拍。換句話說,文字系統確實是會以符合該語言音韻構造的方向發展。那為什麼不是文字先創、語言再受影響?因為語言的歷史遠大於文字,這就不是雞蛋問題了。

其二,《說文解字》是一本文字學著作,是以部首區分的漢字字典。關於以「聲韻」為主的書,中國三國時期李登便有《聲類》,其後《韻集》、《切韻》、《唐韻》、《廣韻》,一路發展,這些韻書以聲(子音)、韻(半母音及母音、音節末子音)、聲調等進行分類。除了當時沒有IPA(國際音聲字母;可參考拙作語言學家的祕密武器IPA),讓語言學家有些遺憾外,在音的描述和分類上,完成度已相當高了。

《韻鏡》。由上至下為平、上、去、入同韻母的四聲調,由右至左為音節子音,由發音部分最前的唇音為始一路至喉音,當中再分無聲無氣、無聲送氣、有聲、鼻音等子分類。

接著說到中文文法問題:中文有語法,應該說世界上沒有語言沒有語法。建議可以讀讀語言學入門書籍,或者可以去翻翻外國人的中文教科書。母語使用者常會覺得自己的語言沒有語法,語法並不是只有像印歐語系般的屈折語法,用一個字內部的變化表達。語法可以透過外部的形態素表達,更可以透過獨立語素表達,中文屬於後者,一般叫做「孤立語」。要證明這個不難,只要去學另一個孤立語(例如越南語)就可以知道孤立語有沒有語法了。

最後讓我們暫且回到繁體字、簡體字、拼音文字何者較「好」的議論。

這與其說是語言文字問題,不如說是認同問題。對一個繁體字使用者而言,繁體字可能就很好。相對而言,對簡體字使用者而言,簡體字就會很好。用拼音文字的人而言,拼音文字很好。他們各自有自己的使用背景、文化認同,這些東西是無法用單一的好或壞一以概論的。

如同不同種族、不同性別一樣,各個語言文字都是平等的,之間沒有孰優孰劣,真有優劣也都是我們找的評斷標準。不是方便就是好,更不是筆劃多就是壞 (反之,不是方便就是壞,不是筆畫少就有問題)。如果「方便」是文字發展最後的終點,那麼日語漢字早該消失;韓語使用的諺文,才幾百年後的現在,也因為語言變化有許多音發生混同現象;英語更是成為了用拉丁文字卻處處不表音的例子(詳見拙作:英文不是表音文字嗎?),那這麼說來英語也該拋棄現在所使用的文字表記了。「方便」確實是一個語言/文字發展的重點,但「辨義功能」也是,這兩股力量的拉扯便是語言之所以變化的原動力。而文字的問題更複雜,因為「習慣」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文字的變化永遠會比語言慢的原因。

因此,即使用的是「難寫」的繁體字,少用的字、不符合使用者直覺的字,還是會慢慢被淘汰或替換(例如「倒楣」)。只要我們對這些變化保持寬容,那也倒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至少不會製造出另一套與口語差異過大的文言文,可見拙作:「為什麼會有文言文」、「錯字是誰的標準」)。反言之,若簡體字使用者在某些時候遇到太過簡化而產生辨義困難,那麼該語言群體也會自然而然發展出適應的方式。

我們可以喜歡我們用的文字,但沒有哪個文字真的比較「優秀」。優秀端看用什麼標準來看,在電腦打字為主的今日,筆劃或方便程度也逐漸變得不這麼關鍵。又如,韓國的諺文在語言學上確實是相當嚴謹科學,但這句話只對於韓語使用者成立,因為韓語的音節構造使用這套文字系統不會有太大困難。只要繁體字使用者習慣,它不會因為筆劃多而「不方便」,反而簡體字可能因為混同一些習慣區分的字而不便;反言之,只要簡體字使用者習慣,簡體字同樣不會有什麼問題,反倒是遇到繁體時覺得密麻難讀。兩邊要真有什麼不便,該語言/文字使用者群體也會自然而然發展出適應模式。

真正的問題,恐怕是用自己想到的標準幫大家訂立規範,而忽略語言文字的自然變化、使用者的文字認同及社會長期以來的習慣。當然,這不是只適用於繁簡問題,漢字(可代換為繁體字、簡體字,任何另一語言文字)也當然沒有比其他文字「優秀」,這同樣不代表我們就必須覺得拉丁文字優秀。我們當然有權用自己任何的一個角度去喜歡某一個語言文字,但那終究是我們的個人喜好,也只會是個人喜好。



1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中文系路過 看到韻鏡 頭皮表示發麻

Xiaochen Su 提到...

簡繁之爭不過是政治議題而已,從純粹語言學的角度并不重要。

孔明燈 提到...

我認為這種學術文章貼到那種低俗的靠引戰勾魚增加收入的關鍵評論網是對作者你的恥辱。

匿名 提到...

關鍵評論也不全是『低俗的靠引戰勾魚增加收入』的內容啦...
不過這一篇拿去評那篇雜魚文的確大材小用啦!

林楷陞 提到...

提個外話。
歷史上曾使用漢字的語言中,韓語和日語前後分別創造出自己的拼音系統的現象,以及越南語適合漢字或者喃字等語素文字的原因,或許是出自於後者跟漢語一樣,都是聲調語言的關係;反之韓語日語則否。 也因此日語韓語中,遇到來自漢語的外來語時,往往會有過多同音字產生而難以辨別的問題。然而,三者之中,最適合以漢字書寫的語言卻在近代文字改革時,全面拋棄舊有的資產,改採拉丁字母。
或許,越南語的例子可以提供給同是聲調語言且還隸屬於漢語系的台語,一個借鏡。

Unknown 提到...

敖早! 全文檢索全唐詩 "今天"(全唐詩沒半首用今天解為今日之意, 但為何北京話開喙合喙就是"今天"?? 已胡化之非漢語也!! ) 再查 "今日"(漢唐相承之用語-台語客語用此詞彙) 試試 驗證 "今天" 是非漢語用詞
http://tw-buddha.com/forum3/index.php?showtopic=8625&st=29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全唐詩全文檢索, 請查 "今天" vs "今日" ; "昨天" vs "昨日" 試試 驗證 "今天" 是非漢語
全唐詩全文檢索, 請進下面 Link 自己試查
http://ctext.org/quantangshi/zh
(猗蘭操 韓愈 "今天之旋" , 之"天"是天文上之天, 非今日之意, 四字解說: 當今"天頂圓蓋"的旋轉)

karmapage 提到...

重點是作者的語言、漢學底蘊深厚、兼文筆、說文解字功力一流。讓人難得喜歡讀網頁文章...

HUNG LILY 提到...

贊成,中文本身的語法其實無處不在,衹是,我們平常一直在用而沒有發覺而已。舉例:”在黑板上寫字“,可以改寫長”把字寫在黑板上“,但是,”在尖沙咀喫飯“,卻不可以改寫成”把飯喫在尖沙咀“,原因何在?就是中文的文法在起作用。我們平常會説”碎紙機“,但是,如果用”紙張“一詞,則不能説成”碎紙張機“,不過,如果改成”紙張切碎機“或者”紙張粉碎機“則覺得比較順口,爲什麽?就是我們的文法在起作用。

CMC VANESSA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CMC VANESSA 提到...

樓上林先生
用隸屬二字便知你不了解閩南話系之於上面那本韻鏡之重要性,就別在專業話題延展政治想法了

CMC VANESSA 提到...

樓上林先生
用隸屬二字便知你不了解閩南話系之於上面那本韻鏡之重要性,就別在專業話題延展政治想法了

CMC VANESSA 提到...

樓上林先生
用隸屬二字便知你不了解閩南話系之於上面那本韻鏡之重要性,就別在專業話題延展政治想法了

阿德 提到...

「敖早」應為「鰲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