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馬祖、烏坵講什麼語言?

昔日的戰地,今日成了觀光勝地。雖然軍隊仍在,但近年來也愈來愈多遊客,來到金門或馬祖觀光。不過,金門、馬祖,以及中間的烏坵,又講什麼語言呢?
這個問題顯然有些語病,因為島上當然有著各種不同的人,島嶼也不可能會自己講話。不過說到當地人所使用的語言,可能有許多人會感到意外,因為他們彼此的語言並不相通。

首先,金門與馬祖的位置在這裡:


咦?金門和馬祖我知道,不過怎麼多了一個「烏坵」呢?

烏坵是介在金門與馬祖中間的島群,雖然現在由金門縣代管,但因為地理位置特殊,與金門、馬祖的語言圈又不相同,因此我們將它分別討論。

首先我們來看看金門的情況。金門縣主要包含金門島(下方紅色骨頭狀島嶼)及烈嶼(金門島左方島嶼)等地。而地圖上旁邊、行政區外的灰色島嶼即是中國廈門。

紅色部份為金門縣行政區域。

金門通行閩南語,金門腔是閩南語系統下方一支與廈門話較接近的語言變體。而廈門話可說是目前中國福建省當中,與台灣本島通行的主流台語最為接近的語言,語言的特徵融合了漳州話及泉州話。

不難想見,介於中間的金門話,也應與台灣主流的台語之間也十分相通,不過這個相通可沒這麼簡單,金門話裡仍帶有許多不同於優勢台語的金門特色。

金門腔受到閩南語泉州話中的同安腔影響較多,許多字的發音偏泉州話,這點不同於廈門及台灣優勢腔。許多金門話的發音偏泉州音,許多發音與台南腔不同,因此對於許多台灣本島人而言,金門腔發音便聽起來極為特別。

下方影片中的老奶奶講的便是金門腔。



再者,由於金門縣一直到1937年才為日軍所統治,與台灣本島的歷史並不相同,語言中也並沒有如台語一般,由日語當中吸收許多外來語。

金門人稱自己的語言,鮮少使用「台語」這個詞。目前一般所使用的「台語」這個名字,確立在日治時期,指涉台灣的閩南語族群所使用的語言。而老一輩金門人則習慣稱自己的語言為「閩南語」。

而又為什麼說金門和馬祖語言不通呢?



左上角的馬祖列島,地理位置極靠近中國的福州市。這裡的語言也與福州話同系統,為閩語家族下方的「閩東語」,與閩南語並不相通,可視為獨立的語言。

閩東語下方同樣有許多不同的變體,而馬祖話即是其中之一。可以參考劉金姐姐的馬祖話教室的這段短片:




馬祖話與福州話雖屬同個語言,彼此相通,然而仍有許多細部差異,如發音、許多字的念法,詞語上也有一些出入。不過目前馬祖的鄉土語言教材,所採用的是福州話的標準音。也因此,到了馬祖來,不妨聽聽真正的馬祖話。

而位於金門馬祖中間的烏坵又講什麼語言呢?

烏坵,位於金門與馬祖中間,號稱是台灣離島中的離島。
圖片來源

烏坵由大坵島與小坵島組成,之間交通不便,與台灣本島十天才有一個航班,求學就職多需前往金門、馬祖,或台灣本島。這裡的人們所說的語言稱作「烏坵話」。

烏坵話既不是閩南語家族,也不是閩東語家族。這也代表,烏坵話與台語、金門話不通,也與馬祖話不同系統。烏坵話屬於「莆仙語」家族的一員,媽祖的故鄉湄州所使用的湄州話即是莆仙語的一員。

烏坵話聽起來像是這樣:



烏坵話由於在台灣是弱勢中的弱勢,研究資料相對於其他語言非常稀少。加上原本使用人數便不多,使用者漸漸流失,目前處於瀕危狀態。

下次有機會來到金門、馬祖、烏坵,不妨觀察一下當地人的語言。若有世界上最美的風景,想必是人們自信地講著母語的樣子吧!

6 則留言:

Radium Zheng 提到...

馬祖的母語教材是邀請福建師範大學(福州)的梁教授(已故)等編寫的。可惜福州自己不識貨。

(利申:我是福州人)

sex hikaye 提到...

sex hikaye

hikayebloglife 提到...

sex hikaye

高文湛 提到...

馬祖的母語與正統福州鼓樓區附近所說的侯官片(閩東語分出的福州話)有些差異,其他福州十邑的語言因為地形差異口音不同,我是從小跟父親學老家三坊七巷正統福州官話母親學古田話,國小1~6年級3個導師分別說屏南話、尤溪話與長樂話,連江縣馬祖鄉所說的福州話與現在中國連江話口音還是不太相同。
雖然從小我在家都只說普通話,但是跟祖籍思明的祖母(陳嘉庚的親侄女)學會廈門話與海南軍話,在1970年代初期左營眷村學會多種口音的海南軍話,讀國中才覺得一般台灣人所說的閩南話口音很怪,讀高中有個住金門的同學能以相近口音的閩南語溝通,也因此能聽懂廣東話與客家話,1980年代初期能聽懂許多港劇的主題曲,讀高中開始也能聽懂同學用客家話說我的壞話用普通話反擊。
其實中國光一個福建省語言就非常複雜,從小到大學會大部份福建省的語言,除了所有的閩東語包括蠻話,還有海南文昌話、媽祖說的湄州話、建甌話、崇安話、三明話與邵武話,馬祖的母語教材感覺與我學會正統的福州話不同,但是可以用來教自己與親戚的小孩;海南軍話教材必須要去中國找,那是一種學會後自然能學會其他語言的瀕危語言,會重視福州話是因為民進黨與台聯候選人都曾與我握手邊用福州話問候他們的女兒(他們的媽媽太老或已死),包括謝長廷、陳菊、陳水扁.....等,在外殺價和父母親直接以福州話討論,老家就在三坊七巷新四軍辦事處附近,福州八一七北路以東、安民巷以南、吉庇路以北大概織緞巷附近的地以前都是我家的地,而且母親的老家也出了兩個福州之光臨水夫人與甘國寶。

池志标 提到...

我就是大陆这边的连江人,感觉上面视频中的婆婆说话和我的口音相差不大,如果你们了解福州十邑的口音就知道为什么我说相差不大了,我作为连江人在福州读书的时候基本很难听懂永泰同学说的福州话.

池志标 提到...

福州话隔着一座山口音和用词习惯都有点微小差异,就以我家乡百胜村和我们所隶属的晓澳镇来说,就隔了一座山丘,走山路十五到二十分钟的路口音就有些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