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只剩我們兩個能說話-阿亞帕涅科語

  你能想像你的母語,在世界上除了你之外,只剩下一個人會說嗎?


  這種體驗對很多人而言並不稀奇。世界上現存約有六千種語言,平均約兩星期就有一種語言死亡。而在墨西哥,這情況更是棘手。

阿亞帕村位於墨西哥,當地原是美洲原住民語-阿亞帕涅科語的使用區。

  這裡是墨西哥的塔巴斯科州,面對著墨西哥灣。在州裡有個小村莊,叫阿亞帕村。這裡的人說著一種叫做阿亞帕涅科語的語言,然而自從西班牙人勢力進入後,當地語言逐漸式微。而殺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便是19世紀墨西哥政府的語言政策,政府規定當地小孩只能使用西班牙語,讓許多語言陷入危機,阿亞帕涅科語也成為了瀕危語言的其中一個。

  對於如此珍貴的美洲原住民語言,語言學家無不眼睛雪亮,然而這個語言卻只剩下兩位男性使用者-曼紐,以及他的鄰居依西德洛。曼紐已經快80歲,而鄰居也已74歲。不過,如果你以為這是最糟的情況就錯了,語言學家發現一件更可怕的事,

  他們兩老吵架冷戰不跟對方講話啊啊啊!(回音)

曼紐(Manuel Segovia)

依西德洛(Isidro Velazquez)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你家和我家明明只距離500公尺,但你卻不跟我講話。這使得阿亞帕涅科語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曼紐的哥哥還健在的時候,他偶爾還會與哥哥談天,但十多年前他哥哥去世,就再也沒講過這個語言。曼紐在家裡有時候會跟太太兒子用阿亞帕涅科語講一些單字,然而他們連單字都聽得吃力,遑論要說一長串句子。再這樣下去,就又有一個語言在世界上滅絕,而且還沒留下任何記錄。

  此時不出場更待何時,語言學家出場的時機到來。首先,就是要緊密採訪這兩位母語者,開始進行語言調查,將資料匯整、分析語言、整理單字及語法……。這些急救語言的SOP,語言學家早行之成慣,不是什麼難事,很快地他們兩個被召集到語言學家的小屋,只是卻仍徒勞無功。

  兩位全場保持沉默。無論語言學家怎麼問,他們就是不開口。聽說他們個性不合,很早就不與對方往來說話,兩家距離不過數百公尺,但過著平行生活。就算只是在同一個空間,他們都覺得不自在、不願意開口說阿亞帕涅科語。

  這簡直讓語言學家更為頭痛,然而私底下採訪的時候,他們卻又否認對彼此的敵意,只是提及對方和自己個性不同的點,一個人多情敏感,另一個遺世獨立。這不但讓大家抓不著頭緒,對語言保存工作而言,也是一場硬仗。最後語言學家決定分別採訪錄音,再一一比對兩人的口語表現,以對阿亞帕涅科語做更進一步的分析。


  事情還沒這麼快安穩地結束,在調查過程中,他們常常聽到對方的語料就皺起眉頭,批評對方錯誤。事至如此,語言學家也只好同時記錄兩造說法,畢竟很可能兩邊所說的其實都正確,只是用法不同。就這樣,終於在後來成功整理出一本阿亞帕涅科語詞典。

  墨西哥國家原住民語言協會,也讓兩個人分別開課,教授阿亞帕涅科語。雖然兩人都接下了這份工作,但曼紐偷偷向記者抱怨:「我自己花錢買了筆記型電腦,剛開始可能會有學生來,但之後人一定會愈來愈少。」看來曼紐也很擔心學生翹課呢!

阿亞帕涅科語學校。兩個人的臉都被畫上,一起代表學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