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把語言純化嗎?-中文裡頭的「和製漢語」

古今東西,上至政府,下至人民,甚或你我前陣子可能都讀過的語言癌,用語言來建立權威的人不絕如縷,輕者審其標準,激烈者就追求「語言純化」-反對改變、抗拒非本國的詞語,是這類運動常出現的聲音。


但我們真的能洗出「純粹」的語言嗎?再說明白點,真的可以做到不講外來語而講「純粹」的漢語嗎?很可惜,恐怕不行。就舉我們較熟悉的現代台灣華語(也就是俗稱的國語)來說,它跟唐朝的漢語比起來,差異之大已可說是不同語言,再者,在華語之中的外來詞其實數量不少,舉凡「沙發」、「宅急便」、「杯葛」、「葡萄」。這些我們都學過,不稀奇,但要是說起「服從」、「衛生」、「科學」、「重點」、「作品」、「經濟」、「政治」這些都是外來語,可能有些人會跟我一樣驚訝,它們還只是一小部分,若真的要把外來語去掉,我們恐怕真的講不了國語,因為「國語」這個詞也是外來語。

時間來到清末,甲午戰爭落敗的中國,決心派遣留學生前往日本學習。除了學費較為低廉外,對當時的中國人而言,日本文化想必也較歐美容易習慣。1896年,第一批中國學生出發,之後的每年人數不斷增加,直到中日戰爭1937年爆發,一共有六萬多名留日的中國人。

1905年孫文與留日中國學生合影(圖片來源:http://www.xjass.com)


這些中國留學生其中一個重要任務,便是將無數的新概念及新事物帶回家鄉,但這些新東西每個都有新名字,那歐語在紙上如同蟲子鑽動,要帶回中國還不容易,還好日本人已經翻得差不多,更方便的是日本人用漢字來翻,開封即可使用。加上日文中有漢字,對當時的中國人翻譯起來也較為省事,截至二戰結束,中國一共翻譯了兩千六百本左右的日文書籍,在翻譯時,也把這些日譯詞帶入中文,甚至把一些字和文法也帶入了中文。

這些詞的數量根據統計,約有一千個詞左右,且在我們生活中的使用頻率並不低。例如「方法」、「背景」、「知識」、「投資」、「抗議」、「健康」、「希望」甚至「電話」皆是。在翻譯的過程中,也傳入了一些句型,諸如「基於」、「關於」、「由於」、「成為」、「看做」;甚至還帶入了一些日本人所創造的漢字,諸如「癌」。(原來「語言癌」也是外來語無誤。)

回到當時的中國,有許多學者對這些日語詞非常感冒,最有名的一段軼事當屬張之洞-張之洞非常憎惡這些「不倫不類」的日語詞,要遇到這些詞,便是批改修正;遇到愛用這些詞的文人,也絕不拔擢。有次學生不小心在張之洞面前用了「手續」,張之洞板起臉來:「以後別用這些新名詞!」只是張之洞當時忘了,「名詞」這個詞其實也是日語來的。除了他以外,嚴復也討厭這些外來詞,甚至努力翻譯、期望能打倒這些詞,然而最後終不敵和製漢語的強大勢力。

嚴復花了許多心力翻譯,但仍改變不了和製漢語傳入中文的趨勢。


直至今日,許多日語詞已融入我們的語言當中,分也分不開了,要完全拋棄這些詞語寫一些作文,反而是件困難的事。語言就像不斷演化的生命,所謂純粹的語言不是不可行,但恐怕得放棄所有與外界交流的機會,因為一旦出現對話,人們就得開始交換「概念」,這個過程恐不是少數人所能決定的,就好比法國這個強調語言「標準化」、甚至有專責機構負責制定標準語言、避免使用外來語的國家中,人民仍會為了便利使用許多英語外來語。只是有時候想,要是嚴復他們當時翻譯的詞成功壓倒了這些日語詞,那麼我們現在說的話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來來來,上課了。我們人就是么匿,一群么匿就是拓都。唉,那位同學你笑什麼,不是妖孽好嗎?你涅伏有病啊?」老師說。

(註:么匿-單位;拓都:集合;涅伏:神經。)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原來那時的中國人偏好音譯啊(筆記

Paul Lin 提到...

「癌」字不是日本造的,只是用來表達醫學上的新意。《說文解字》注:惡,蝮壹類毒蛇;腫即臃,不潰爛者爲腫。“瘤,腫也。”《釋名·釋疾病》:“瘤,流也。血流聚而生瘤腫也。”
做為接收西方文化的媒介,日本確實有很大的貢獻。漢語、漢字、漢詞本來就會隨著時代改變。唐宋以前:行是走,走是跑。休走(莫走) ==> 不要跑。新造漢詞只要不過於偏離漢字本意,就可以接受。

Hattivatiit 提到...

原來希望是日本人幫忙翻譯引介進來的...

漢文以前對於希望有概念嗎?
又是什麼呢?
有點好奇

金兔快樂無邊界 提到...

最大問題是,近百年來中華地區的人士◆要不就是懵懂地在使用。不願意去搞清楚這些當年被構造出來的【和制漢語詞彙】到底的內涵和外延是什麼東東?有什麼內涵需要表達出來◆要不,令人啼笑皆非想當然的,是不斷人為地,自以為是地,給這些和制漢語添加內涵和外延,搞得不倫不類。比如【文化-CULTURE】就是一個例子。人家西語表達的是(集群公共認知或觀念共識的公共性多樣性表達)。這個才是內涵,外延是可以包括(文字、思想、歌曲、舞蹈、所謂的佛教基督教核心學說等)內容。也包括福澤諭吉期待的,日本國民日後各個都具備美好的品德,從小得到教化!但絕不是反過來。就會出現內涵很多,外延也很多的怪像!

Jeff Lin 提到...

還有一些日語漢字未傳入(或是未普遍),像是「注文」、「見積」、「案內」… 不曉得是不是嚴復等人成功擋入了呢? :)

匿名 提到...

Wikipedia「和製漢語」條目中的討論頁

https://wikipedia.kfd.me/zh-tw/Talk:%E5%92%8C%E8%A3%BD%E6%BC%A2%E8%AA%9E

網友所提供的資料,據武漢大學歷史學院教授馮天瑜撰寫的《新語探源——中西日文化互動與近代漢字術語生成》,暨南大學的曾昭聰教授等發表的《〈新名詞訓纂〉中的日源外來詞研究》等研究,似乎和製漢語在日常語言中不如傳言的多。

不知版主以為這些資料可信度如何?

匿名 提到...

用注音音譯搞不好就贏了
ㄊㄟㄌㄜㄈㄥˋ(字體要再小點)
電話
你覺得在人口接近九成是文盲的清末民初的中國學注音跟漢字哪個容易?
然後嚴復給他翻德律風delyufon...= =
歸根究柢失敗根本不是音譯意譯之分,是那些先烈翻得既不是音譯也不是意譯
說到底就是時代所限,覺得一定要用書面語的漢字,這沒有辦法...

Renyuan Lyu 提到...

長知識了,
感謝。